<mark id="enedr"></mark>
<meter id="enedr"></meter>
  • 
    
  • 文華勝處長安在——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西安調研

    時間:2023-12-25 21:45來源:大西北網 作者:參考消息 點擊: 載入中...
      開欄語
      
      大風泱泱,大潮滂滂,五千年文脈涵養了巍巍中華。于歷史深處探尋,中華文脈綿延傳承,始終在兼收并蓄中歷久彌新。放眼新時代,神舟大地“郁郁乎文哉”,文化傳承在“創造性轉化、創新性發展”理念指引下,與文化自信相互激蕩,升騰起民族偉大復興的嶄新氣象。

     
      
      
      西域少年一襲藍衣,策馬奔向夢想之城,嘴角噙著笑意,仿佛已遙望到長安的城門。在西安博物院,一尊唐代的三彩俑,定格了千年前的一個動人瞬間。
      
      彼時,長安如磁石一般,吸引萬邦來客。“長安大道連狹斜,青牛白馬七香車”,他們或踏海波、或跨黃沙、或越關山,慕名而來。車馬相接、市井相連,外來客、長安人,共同組成繁華喧鬧的長安城盛景。
      
      時至今日,到長安一游仍是許多人的熱愛與選擇。2023年上半年,西安旅游人數達1.24億人次,旅游收入1501.8億元,均超過2019年同期水平。雁塔晨鐘,曲江春苑,灞柳風雪……典籍里的長安與今朝的現代都市融為一體,吸引著來自海內外的游客。
      
      一座城市,何以擁有這般穿越時光的吸引力?
      
      禮樂沁長安
      
      往事越千年。徜徉在今天的西安,人們依然可以與古人所見不期而遇,與現代生活攜手同行。
      
      登臨城墻,沿著中軸線分布的西安主城區布局盡收眼底。含光門段是西安城墻“最年長”的部分,墻體下的博物館中保留著隋唐時期的門道遺址,近20米的寬度,還原出史上真實的“長安大道”。置身此地,古時的車馬喧囂似在耳旁。走下城墻,順城巷里,酒吧、茶館、商鋪林立,盡是人間煙火。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西安城墻。記者劉瀟攝
      
      龍首原上,有“千宮之宮”之稱的唐大明宮遺址安臥。根據考古實證和歷史記載復原的丹鳳門正對著西安火車站,旅客至此,不由得發出“進站如上朝”的感嘆。如今,這座占地3.5平方公里、是明清故宮面積4倍有余的國家遺址公園,文物、森林、遺址完美融合,已是市民游客的休閑勝地和中央公園。
      
      在原址重建的大唐西市博物館,玻璃幕罩下深深的古代車轍,印證著昔日絲路上商旅往來、文明交流的頻繁。千年之后,從絲綢之路得到創作靈感的國內首部大型駐場觀念演出《無界·長安》,火爆古城。
      
      “長安是絲綢之路的起點,也是文化繁榮的象征。我們將科技手段和秦腔、皮影、木偶等非遺文化相結合,做傳統文化的現代化表達,消解了時間和空間的界限,留給人們心靈上的觸動和思考。”《無界·長安》演出制作人、鋒尚文化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吳艷說,長安如同一根紐帶,聯結起過去、現在和未來。
      
      這根紐帶,同樣串起了人們心中的“穿越夢”。“來西安玩,就是一次訪古穿越之旅。”廣州游客范雷最愛身著漢服,流連于西安的街頭,“在這里穿漢服,無比自然。”
      
      令游客沉醉的長安古意,就在尋常巷陌。不起眼的磚閣,卻是明代的魁星閣;鬧市路邊的古塔,那是隋代古寺遺跡;城墻下的一座孤冢,是漢代儒學大家董仲舒的陵墓;地鐵站里“亂入”兩口古井,年長的來自元代,年輕的來自清代……
      
      甚至西安大街小巷的名字,也留有歷史的凝望。梨園路,是唐玄宗開設皇家戲曲音樂學校之地,也是白居易感嘆“梨園弟子白發新”的所在;興慶路,是唐代三大宮殿之一興慶宮的所在地,李白的名句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風拂檻露華濃”在此寫就;灞橋,古來著名的送別之地,唐代詩人楊巨源賦詩“楊柳含煙灞岸春,年年攀折為行人”……
      
      文化學者商子秦說,千年以降,西安仍是“一座可以吟著唐詩回家的城市”。
      
      文物古跡與現代都市在西安奇妙嵌合、美美與共,讓這座綿延數千載的城市積淀渾厚、脈絡分明。“整個西安城,充溢著中國歷史的古意,表現的是一種東方的神秘,囫圇圇是一個舊的文物,又鮮活活是一個新的象征。”作家賈平凹曾如此描述西安。
      
      “在發展中,西安首先做到的是對歷史遺跡、文物文化的保護傳承,將一個個文化遺存用時代表達呈現出來,這是我們的初心。”西安市委常委、宣傳部部長姚立軍說,周秦漢唐幾千年的文化在西安不斷沉淀,豐富的歷史文化寶庫是文化創新的基礎和文化自信的底氣,也是其他地方難以復制的獨特標識。
      
      文韻貫長安
      
      在十三朝古都,歷史是可觸摸、可感知的。
      
      秦嶺腳下,陜西考古博物館內,人們不僅能看到“西周第一豪車”青銅輪牙馬車出土時的原貌,還可觸摸千年前的陶瓷碎片,與逝去的時光“執手相看”;在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考古體驗區,游客找尋土層中的“文物”,感受成為歷史發現者的自豪;登上西安城墻,一場燈光數字投影,讓“百千家似圍棋局,十二街如種菜畦”的唐城風貌再現觀眾眼前……
      
      “面對厚重的歷史文化和豐富的文物遺存,我們在保護優先的基礎上,通過藝術創作、科技運用、視聽化表達等多重方式加快文物活化利用,增強體驗感和互動性,不斷給市民和游客以全新體驗。”西安市文旅局局長孫超說。
      
      千年一覺長安夢。在西安,古老與現代,厚重與時尚,總是以水乳交融的姿態呈現于世。
      
      大雁塔下,大唐不夜城景區朱墻金頂,燈火輝煌,人流奔涌。體驗唐代市井生活的長安十二時辰主題街區、感受唐詩魅力的星光步道、呈現藝術之美的音樂廳和大劇院,諸多文化場館和場景散落于這條2公里長的仿唐街道上,各美其美,相得益彰。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西安大唐不夜城步行街區。記者劉瀟攝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演員在西安長安十二時辰主題街區進行服裝展示。記者張博文攝
      
      在這條街,你能偶遇“詩仙李白”,與其對詩;同“狄仁杰”“蘇無名”師徒閑話;看“大唐歌者許合子”與“西域舞姬”斗彩;賞高閣上的絲路曼舞;暢享“絲路長歌”盛宴……
      
      這樣一條在唐代也不可能出現的街道,成就了無數人心中的“大唐盛世”之夢。“大唐不夜城的所有演出形態都是基于傳統文化做產品創新,絕非無根之木。”西安曲江新區文旅局局長蘇嵐說,基于深厚的文化土壤,大唐不夜城的走紅出圈是必然的。
      
      在姚立軍看來,大雁塔是大唐不夜城的靈魂,“整個不夜城都是圍繞‘敬畏大雁塔’展開的”。二者之間相互成就、相互碰撞,沒有大雁塔,不夜城便是浮萍,沒有不夜城,大雁塔又少了幾分生機。
      
      發揮文化資源稟賦優勢、堅持探索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時代表達,基于這般思路,西安持續打造文旅融合發展新IP,一批沉浸式、數字化文旅新場景、新業態不斷涌現。
      
      驪山腳下、華清宮中,大型實景演出《長恨歌》長演不衰、一票難求。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愛恨情仇隨著夜色上演,人們沉浸在“此恨綿綿無絕期”中如癡如醉。
      
      在永寧門,隨著“鴻臚寺卿”一聲令下,護城河吊橋緩緩落下,百名“唐宮官兵”和“侍女”盛裝而出,迎接遠道而來的貴賓。這份來自盛唐的最高規格迎賓禮,近年來已多次出現在外事場合,讓永寧門“文化國門”的美譽聲名遠播。
      
      “西安文旅的火爆,證明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生命力。”文化學者肖云儒說,經過創造性轉化、創新性發展,中華文化的肌體不斷得以豐富,給予人們滋補和營養,“歷史文脈沉淀在人心中,成為一種自然而然的生活方式,這便是西安最吸引人的地方。”
      
      亙古亙今,亦新亦舊。流淌的文脈,也在不斷賦予西安發展的新動能。
      
      “對于一家從事數字內容創作的科技公司,文化是不竭的靈感源泉。”站在寫字樓遠眺大雁塔,西安雷霆創享動漫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安彤磊有感而發。這家坐落于西安曲江新區的初創文化科技公司,從傳統文化中尋找創作靈感,不到5年時間,實現年產值突破千萬元。
      
      曲江流飲、雁塔題名……昔日文人墨客流連的曲江池畔,一個現代文化產業高地正在崛起。去年,西安曲江新區文化產業產值突破140億元,“文化+旅游”“文化+科技”等業態蓬勃發展。“持續挖掘傳統文化,與時俱進更新文化產業門類,曲江才得以在新時代煥發新生。”西安曲江新區黨工委委員寇雅玲說。
      
      勝處覓長安
      
      一部《長安三萬里》,不僅展示了盛唐風骨,也觸發了新時代無數國人骨子里五千年的文化基因。
      
      “一馬砍倒三馬顛,還我河山抗倭頑”“祖籍陜西韓城縣,杏花村中有家園”……在西安市中心的易俗文化街區戲臺上,高亢的秦腔吸引了不少觀眾流連。每到吹火、長綢、刀槍對打等絕活出現,臺下更是掌聲、叫好聲不斷。街區的小劇場中,不同曲藝形式輪番上演:傳統相聲精彩紛呈,華陰老腔吼出一片蒼涼。
      
      兩公里外的城墻南門下,“秦皇一統掃六合”“八百里秦川,盛世漢唐”……幾支年輕的草根樂隊正在吟唱著原創民謠,唱詞中周秦漢唐的波瀾壯闊,引來許多樂迷駐足聆聽。
      
      古調、新聲,交融、傳承,這是藍衣少年也不曾領略過的長安風情。歌手程渤智說,西安是古城,古城雖“老”,但總有一代代年輕人為之增添青春和活力,“古城里的民謠,民謠中的古城,就是傳統文化與年輕時尚的融合之路。”
      
      書香翰墨、民俗文化,在這座城中共榮共生,帶來咂摸不完的文藝范兒。唐時長安,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等“頂級天團”燦若星河,留下無數千古名篇;今日西安,“文學陜軍”“影視陜軍”“話劇陜軍”獨樹一幟,異軍突起。
      
      《創業史》《平凡的世界》《白鹿原》《西京故事》,一部部厚重的扛鼎之作記錄了時代變遷,彰顯了西安的文化軟實力;
      
      從《紅高粱》《老井》到《裝臺》《樹上有個好地方》,上世紀80年代,誕生于西安的“西部電影”為中國捧回眾多國際獎項,如今,西安故事仍在閃耀銀幕;
      
      文華大獎作品、話劇《柳青》正在進行第六輪全國巡演,話劇《延水謠》作為開幕大戲亮相第十八屆中國戲劇節……由西安話劇院創排的一系列精品劇目兼具文學性、藝術性和時代性,叫好又叫座,演出所到之處,反響熱烈。
      
      “西安是十三朝古都,不斷的更迭延續,賦予了西安大氣從容的氣度,也造就了西安人不盲從的性格。”西安話劇院院長任雪迎說,西安的文藝工作者對創作有自己的思考和品格,作品中有歷史、有現實,更有對未來的展望和永遠的家國情懷,“創作內容、形式在持續創新,但創作風骨是代代傳承的。”
      
      禮樂聲聲,文華勝處長安在。如今的西安,帶著長安印記,攜無盡風華,不斷驚艷世人。(記者沈虹冰姜辰蓉陳晨蔡馨逸)
      
      記者手記丨一座城市對文化的禮敬
      
      千年古都,常來長安。
      
      在文旅市場全面回暖的2023年,西安以出圈姿態,占據了各類“最熱門旅游目的地”榜單的一席之地。
      
      西安為什么這么火?人們又為什么要來西安?不必刻意回答,只需在西安街頭來一場古都范兒的Citywalk,答案便會顯現。
      
      在唐風唐韻的大唐不夜城,從寫滿詩詞的燈飾下穿過,與滿街的唐裝仕女擦肩而過,“李杜”正于燈火闌珊處邀游客吟詩作對;登臨600余年歷史的古城墻,腳下是鐵馬金戈的歲月滄桑,遠眺是高樓林立的繁華都市,俯瞰是熙熙攘攘的人間煙火……一城之內、轉眼之間,古老與現代、厚重與時尚相得益彰、毫不違和。
      
      文藝之城、活力之城、網紅之城……不同的人會給出不同的答案,但文化是西安最無可爭議的烙印。行走西安,我們處處可見這座城市對文化的禮敬,隨時可感千年文脈的流淌。有游客說,文化與城市的共榮共生、互相成就,就是西安最大的魅力所在。
      
      古老厚重,是西安的文化氣質。但這份古老不是僵硬的、沉睡的,而是流動的、鮮活的。
      
      西安的古跡遺址遍布全城,與早年間“上車睡覺、下車看廟”的游覽體驗不同,如今西安持續推動對文物古跡、文化遺產的活化利用,讓歷史說話,讓文物說話。“與古人對談”,已是獨特風景。
      
      在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,原貌呈現、局部復原與意象性標識展示的宮殿,讓游客“走李白走過的路、聞白居易聞過的花香”,打開了對大唐盛景的想象空間;在陜西考古博物館,文物修復技術和視聽化手段讓唐墓壁畫里的人動了起來,將千年前的宴樂場景呈現在今人眼前;沿著順城巷徜徉在明城墻腳下,墻體上的苔蘚與古人所見并無二致,但一回眸,便會與經過城市更新的煙火街區不期而遇。西安留住了古韻與鄉愁,更讓游客流連忘返。
      
      新潮時尚,是西安的文化顏值。但這份新潮不是輕飄的、浮夸的,而是有根的、明亮的。
      
      在大唐芙蓉園紫云樓,身著唐裝的男女樂師擊鼓、吹笙、鳴鑼,演奏著1300多年歷史的西安鼓樂,“中國古代交響樂”余音繞梁,觀眾如癡如醉。這臺名為《鼓》的演出既源自傳統曲牌,又有題材創新,于舞樂詩畫中講述西安鼓樂傳承發展的歷史,是近年來西安旅游演藝界異軍突起的新秀。
      
      
      西安大唐芙蓉園內上演的舞臺劇《鼓》。記者劉瀟攝
      
      “傳承不守舊,創新不離根。”當被問及西安鼓樂重獲新生的奧秘,承接演出的東倉鼓樂第七代傳承人趙筱民一語道破。
      
      見微知著。如今,西安常態化的旅游演藝有近20場,話劇、舞劇、歌劇等各類精品劇目每周都在上演。從長演不衰的《長恨歌》探索古典詩詞的實景表達,到最新出圈的《無界·長安》用非遺文化適配當代審美,再到現實主義話劇《延水謠》展現延安時期文藝工作者的價值追求,不同的演出風格各異,但根植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,并深深扎根在土地和群眾中受其滋養,是它們大獲成功的共同特征。
      
      自信包容,是西安的文化性格。但這份自信不是刻意的、做作的,而是鐫刻在城市街頭巷尾、流淌在市民血脈之中的。
      
      下馬陵、樂游原、曲江池,這些被唐詩反復吟誦的地名,仍是今天西安人的日常;航天大道站的“敦煌飛天”,大明宮站的“萬國朝賀”,每一站都有獨特的古風Logo,西安地鐵是跨越時空的訪古隧道;“漢服自由”與城市街景水乳交融,人人都是風景,決然不會得到異樣的眼光。
      
      這份自信,也體現在對新興文化現象的包容上。每到夜間,西安城墻的大小門洞里,一場場“草根音樂會”在歌迷的歡呼聲中唱響。對城墻音樂會、廣場大合唱、陽臺音樂會等街頭音樂形式,西安沒有“一停了之”,而是制定規則,在必要規范的基礎上加以鼓勵,使之成為當地的新名片。
      
      西安還提出打造七大音樂文化街區,發布《推動原創音樂發展的八大措施》,連續舉辦“西安石榴原創音樂季”、給草根音樂人以舞臺和禮遇。自由多元的創作土壤,讓“音樂之城”正在成為西安的另一幅妝容。
      
      長相思,在長安。這便是西安,一座始終對文化懷有深深敬意的城市。(沈虹冰陳晨蔡馨逸姜辰蓉)



     
    (責任編輯:陳冬梅)
    >相關新聞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推薦內容
    熱點內容
    ?
    網站簡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    隴ICP備13000024號-1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    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啦啦啦www在线观看视频播放,黄片视频免费观看,免费人成又黄又爽的视频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