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年人刷直播被誘導打賞 家屬無(wú)奈啟用“青少年”模式 “鐘愛(ài)”女主播一年打賞超6萬(wàn)元

時(shí)間:2023-10-07 14:01來(lái)源:大西北網(wǎng) 作者:法制日報 點(diǎn)擊: 載入中...
 
《真哭假哭》 作者/李曉軍
 
  ● 主播們的“花式”索要打賞方式,最普遍的是直接索要禮物,即主播在直播間直接向老年粉絲索要禮物,或者通過(guò)直播PK的形式誘導老年粉絲打賞
 
  ● 一些針對老年人的直播滿(mǎn)足了他們的情感需求,從而獲得了老年人的關(guān)注和互動(dòng)甚至是打賞,反映了老年人需要精神寄托的緊迫現實(shí)
 
  ● 直播平臺應該擔負起與其盈利相對等的社會(huì )責任,建議對于判斷能力弱、認知能力衰退的老人設置相應的退款機制
 
  “唱歌是在對口型,跳舞也只是稍微扭一扭,整個(gè)直播畫(huà)面毫無(wú)美感,可我爸就是喜歡。”四川成都市民高鳳(化名)這樣描述父親“鐘愛(ài)”的一位女主播的直播間場(chǎng)景。
 
  高鳳告訴《法治日報》記者,僅2022年,其父親就在直播間打賞這位女主播超過(guò)6萬(wàn)元,而女主播的方式無(wú)非是直接向父親索要禮物,或者通過(guò)直播PK誘導父親打賞。
 
  近年來(lái),像高鳳父親這樣使用短視頻平臺的老年人越來(lái)越多,其中“為愛(ài)發(fā)電”甚至沉迷向主播打賞大額資金者不在少數。記者調查發(fā)現,話(huà)語(yǔ)誘導、提供好處、營(yíng)造“人設”等是主播誘導老年人直播打賞的常用“手段”。
 
  受訪(fǎng)專(zhuān)家認為,老年人被誘導打賞主播,既有他們?yōu)檎业角楦屑耐卸试父顿M的因素,也有孤獨生活拉低他們心理防線(xiàn)的因素,還有短視頻平臺缺乏類(lèi)似“青少年”模式預防機制的因素。解決這一問(wèn)題,既需要家庭和子女給老年人應有的關(guān)愛(ài),也需要短視頻平臺加強監管,針對判斷力弱、認知能力衰退的老年人設置相應模式,讓老年人遠離大額直播打賞。
 
  老年人易沉迷直播打賞
 
  背后是情感需求被漠視
 
  在高鳳的印象中,父親幾年前開(kāi)始在某短視頻平臺上看直播,2021年時(shí),大概一個(gè)月花幾百上千元在直播間給主播刷一些小禮物??锤赣H給主播刷小禮物很高興,高鳳作為女兒也就沒(méi)有過(guò)多干涉。
 
  后來(lái),高鳳發(fā)現父親在直播間的等級越來(lái)越高,“一下子便警惕起來(lái)”。今年過(guò)年期間,她查詢(xún)父親的打賞記錄時(shí)呆住了,過(guò)去一年,父親打賞了多位女主播,“其中他最‘鐘愛(ài)’的女主播,打賞金額總共超過(guò)6萬(wàn)元”。
 
  “我覺(jué)得他走火入魔了。”高鳳向記者講述經(jīng)過(guò)時(shí),連連嘆氣。
 
  北京市豐臺區居民劉平怎么也沒(méi)想到,父親劉峰(化名)竟然沉迷直播打賞,半年時(shí)間將3萬(wàn)元退休金打賞一空。
 
  今年年初,劉峰注冊了某短視頻平臺的賬號后,沉迷于在平臺上觀(guān)看主播直播并打賞。今年7月份,因為需要住院治療,劉峰才發(fā)現自己的銀行卡余額少了3萬(wàn)多元。而直到兒子將打印的銀行流水放到其面前時(shí),他仍喃喃道:“就刷了幾次‘禮物’,怎么可能花了這么多?”
 
  近日,坐擁上千萬(wàn)粉絲、素有“中老年女性收割機”之稱(chēng)的主播“秀才”,其短視頻賬號因違反平臺相關(guān)規定被封禁。公開(kāi)報道顯示,在“秀才”的粉絲當中,不乏打賞金額十幾萬(wàn)元甚至幾十萬(wàn)元的“真愛(ài)粉”。
 
  是什么讓那么多老年人沉迷于平臺觀(guān)看主播直播并打賞?
 
  為了解開(kāi)心中的疑團,高鳳在父親打賞的直播間里蹲守了一個(gè)星期,發(fā)現了主播們“花式”索要打賞的方式。其中最普遍的是直接索要禮物,即主播在直播間直接向老年粉絲索要禮物,或者通過(guò)直播PK的形式誘導老年粉絲打賞。
 
  打造一個(gè)讓人心疼的故事和“人設”,也是方式之一。據高鳳介紹,那名女主播說(shuō)自己離異后獨自帶兩個(gè)孩子,邊打工邊撫養孩子,讓自己的父親心生憐憫。同樣家有沉迷直播間老年人的山東人王女士告訴記者,父親在提及為什么打賞幾萬(wàn)元時(shí)可謂振振有詞——“你懂什么,她(女主播)有心臟病,我這是看她可憐”。
 
  “我父親除了在直播間打賞,還加了女主播的社交賬號。他們經(jīng)常視頻,女主播會(huì )讓我爸給她拉票。”高鳳說(shuō),這讓她父親覺(jué)得自己被需要,每次看直播時(shí)還通知認識的老年人幫忙刷各種人氣票。
 
  在高鳳看來(lái),老年人沉迷其中后果嚴重,“對于自己的勸阻,父親甚至要和我斷絕父女關(guān)系,差點(diǎn)不認我這個(gè)女兒了”。
 
  梁州(網(wǎng)名)是社交平臺上一位知識型博主,她曾在一家MCN公司負責虛擬主播業(yè)務(wù)。在她看來(lái),在老年粉絲心目中,最被吸引的原因,還是主播提供的情感價(jià)值,只是這種價(jià)值需要金錢(qián)供養。
 
  梁州曾注冊一個(gè)匿名賬號登錄老年人集體連麥聊天的直播間,聊天內容也很尋常:今天喝的什么茶?路好走不好走?下雨了,千萬(wàn)別出門(mén),鞋子會(huì )沾上泥。
 
  “這些話(huà),很多老年人在家里肯定聽(tīng)不到子女說(shuō)。”梁州說(shuō),他們需要陪伴。
 
  北京師范大學(xué)心理學(xué)部教授彭華茂做了多年老年人心理認知研究。據她觀(guān)察,一些針對老年人的直播滿(mǎn)足了他們的情感需求,從而獲得了老年人的關(guān)注和互動(dòng)甚至是打賞,反映了老年人需要精神寄托的緊迫現實(shí)。但在這方面,社會(huì )上普遍存在著(zhù)認知誤區,使大家漠視了老年人的心理需求。
 
  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
 
  打賞容易申請退回很難
 
  為了要回父親的打賞金額,高鳳甚至添加了女主播的社交賬號,向她說(shuō)明家里并不富裕,但是該女主播認為這是高鳳的家事,讓高鳳的父親管好自己,而不是來(lái)纏著(zhù)她。
 
  “我還在網(wǎng)絡(luò )上咨詢(xún)過(guò),有專(zhuān)門(mén)的團隊可以幫助要回這種打賞金額,前提必須是我父親同意,但是我父親就是不同意。”高鳳說(shuō)。
 
  高鳳注意到,短視頻平臺設置有“未成年充值退款申請”,于是嘗試通過(guò)此機制要回父親的打賞資金,“打賞這么多錢(qián),也不是小數目”,但平臺在審核資料時(shí)沒(méi)有予以通過(guò)。
 
  “如果按照正常途徑向直播平臺要求退回打賞,需要提供很多資料,比如女主播誘導打賞的聊天截圖或者私信誘導等,我拿不出來(lái)這些資料,我父親也不可能提供。”高鳳無(wú)奈地說(shuō)。
 
  采用這種方式的不止高鳳一人。記者在某社區電商平臺上看到,多位有過(guò)相似經(jīng)歷的網(wǎng)友稱(chēng),以老年人賬號向相關(guān)平臺投訴或申請退回打賞資金,平臺只是核查主播在直播中的行為是否違規,沒(méi)有違規,則不予退回打賞資金。
 
  北京京都律師事務(wù)所律師常莎曾調研過(guò)老年人直播打賞案例。在她看來(lái),根據民法典的規定,一般情況下,老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,可以獨立實(shí)施民事法律行為,包括實(shí)施打賞行為。
 
  常莎說(shuō),在大多數相關(guān)案件中,用戶(hù)作為原告均主張其與主播之間構成贈與合同關(guān)系。但在三種情況下,用戶(hù)打賞主播的錢(qián)可以追回:一是未成年人、成年的無(wú)民事行為能力人,或者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打賞主播;二是用公款打賞主播,賞金屬于違法犯罪所得應予追繳;三是如果成年人有配偶,配偶一方可以主張自己對巨額打賞完全不知情,該行為侵犯了夫妻雙方對共有財產(chǎn)的處分權,向法院起訴撤銷(xiāo)贈與。
 
  常莎還介紹說(shuō),除此之外,實(shí)踐中,公序良俗是對法律行為效力的有效規制。若民事主體的行為違反了公序良俗,則究其行為所形成的法律關(guān)系也是無(wú)效的。也就是說(shuō),老人及家屬如果能證明在直播打賞中存在違反公序良俗的行為,則會(huì )導致打賞行為無(wú)效,平臺也應當協(xié)助退回打賞款項。
 
  “如果因為主播采用一些欺詐等方式來(lái)誘導打賞,是可以要求撤銷(xiāo)合同的,但是這個(gè)欺詐的認定比較困難。”對此問(wèn)題多有研究的北京嘉維律師事務(wù)所律師趙占領(lǐng)說(shuō),首先是確實(shí)有欺詐行為存在,如果僅僅是一種話(huà)術(shù)則不能歸為欺詐,而虛構事實(shí)、歪曲事實(shí),然后去誘導打賞則可能構成欺詐。
 
  趙占領(lǐng)舉例說(shuō),有些主播編造說(shuō)自己患病或遭遇家庭重大變故,生活非常困難,希望大家打賞,助其渡過(guò)難關(guān)。但他所述與實(shí)際不符,這就屬于虛構事實(shí),通過(guò)欺詐的方式誘使粉絲去打賞,這種打賞就是基于欺詐而訂立的合同,屬于可撤銷(xiāo)的合同。判斷能力認知能力衰退建議設置打賞退款機制
 
  無(wú)奈之下,高鳳給父親賬號設置了“青少年”模式。但父親有他的應對方式——另起爐灶,自己再開(kāi)通一個(gè)新的短視頻平臺賬號。
 
  和高鳳的經(jīng)歷相似,廣州市居民李女士告訴記者:“我給父親開(kāi)了‘青少年’模式,父親經(jīng)常因此跟我發(fā)飆。他總是保證說(shuō)不會(huì )再繼續打賞,但還是會(huì )偷偷充錢(qián),甚至為了應對我檢查手機,還會(huì )刪除充錢(qián)記錄,真是在一聲一聲的‘大哥’里迷了眼。”
 
  高鳳等人一直在尋找解決辦法,如何讓沉迷直播間不斷打賞的老年人“剎車(chē)”。
 
  “能否借鑒‘青少年’模式,由短視頻平臺設置老年人充值退款申請區,專(zhuān)門(mén)為認知能力衰退的老人解決打賞退款問(wèn)題?”高鳳呼吁。
 
  在受訪(fǎng)專(zhuān)家看來(lái),與較為完善的未成年人打賞限制機制相比,老年人直播打賞限制的問(wèn)題卻鮮有人關(guān)注。
 
  趙占領(lǐng)認為,平臺一般不會(huì )設置“老年人充值退款申請區”,因為在現行法律法規框架下,平臺沒(méi)有設置義務(wù)。
 
  在趙占領(lǐng)看來(lái),一般來(lái)講,大部分老年人是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,他們所實(shí)施的打賞行為不屬于效力待定,也不需要像未成年人那樣需要監護人追認,所以不需要像對待未成年人那樣對待老年人。
 
  在中國司法大數據研究院社會(huì )治理發(fā)展研究部部長(cháng)李俊慧看來(lái),一般情況下,老年人打賞行為不宜輕易認定無(wú)效,只有在確實(shí)存在被誘導、誤導影響且老年人對打賞操作本身后果無(wú)準確認知背景下,才宜認定無(wú)效或可撤銷(xiāo)。
 
  “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及營(yíng)銷(xiāo)活動(dòng)確實(shí)導致了沖動(dòng)性消費及非理性打賞,在沒(méi)有完善法律規制的情況下,對于直播平臺而言,應該擔負起與其盈利相對等的社會(huì )責任,建議對于判斷能力弱、認知能力衰退的老年人設置相應的退款機制,在親屬提供充足證據確實(shí)能證明打賞行為缺乏真實(shí)意思表示的情況下,可予以退款,以避免造成不良的社會(huì )影響和糾紛。”常莎說(shuō)。
 
  “在打賞場(chǎng)景中,老年人參與打賞要區分自愿、自主打賞以及誘導式、誤導式打賞,后者根據程度不同,可能涉嫌構成欺詐或詐騙。”李俊慧分析,由于老年人對智能手機或電腦的使用能力較差,不排除部分操作行為雖然是老年人自己實(shí)施,但其主觀(guān)上是在被誘導、誤導影響下實(shí)施的,其對相關(guān)行為可能產(chǎn)生的結果存在不準確認知,甚至對特定操作行為可能產(chǎn)生財產(chǎn)轉移支付沒(méi)有準確認知和判斷,此時(shí)還是要給老年人設置申請退款的機制。(記者 趙麗 實(shí)習生 萬(wàn)鵬)
 




 
(責任編輯:陳冬梅)
>相關(guān)新聞
  • 預防“小眼鏡”怎樣關(guān)口前移?——聚焦兒童青少年眼健康
  • 打擊非法改裝、壓實(shí)平臺責任、加強青少年教育——多地專(zhuān)項治
  • 迄今最大規模青少年大腦認知發(fā)育研究結果公布
  • 國產(chǎn)電視劇掀起“耽改”熱:“腐文化”出圈,青少年入坑
  • 北京青年報:平臺"青少年模式"不能形同虛設
  • 研究:飲食不良影響青少年身高
  •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------分隔線(xiàn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推薦內容
    熱點(diǎn)內容
    ?
    網(wǎng)站簡(jiǎn)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(wù)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(lián)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    隴ICP備13000024號-1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(wǎng)絡(luò )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    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