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小學(xué)迎來(lái)新角色——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如何答好科學(xué)教育加法題

時(shí)間:2024-04-19 23:13來(lái)源:大西北網(wǎng) 作者:科技日報 點(diǎn)擊: 載入中...
  從這個(gè)學(xué)期開(kāi)始,一年級小學(xué)生陳易航所在的國科溫州實(shí)驗小學(xué)每周五新增了一門(mén)“小小愛(ài)迪生”課。在陳易航眼中,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就像是“哆啦A夢(mèng)”,總能變出各式各樣的工具,帶他發(fā)現神奇的科學(xué)奧秘。
 
  為貫徹落實(shí)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關(guān)于要在教育“雙減”中做好科學(xué)教育加法的重要指示精神,“各校由校領(lǐng)導或聘任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擔任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”被寫(xiě)入2023年5月教育部等十八部門(mén)聯(lián)合印發(fā)的《關(guān)于加強新時(shí)代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教育工作的意見(jiàn)》。
 
  在這一文件的指導下,各地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們紛紛走馬上任。“小小愛(ài)迪生”正是浙江溫州首批百名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開(kāi)設的課程。
 
  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們怎樣當好新角色,遇到了哪些挑戰?他們將為科學(xué)教育事業(yè)帶來(lái)怎樣的改變?科技日報記者對此進(jìn)行了調查采訪(fǎng)。
 
  科學(xué)教育加法亟待破題
 
  3月18日,中國科學(xué)院國家空間科學(xué)中心研究員、博士生導師、中國航天科普大使劉勇多了一個(gè)新身份——江西南昌三店小學(xué)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。
 
  劉勇接過(guò)聘書(shū)時(shí),臺下坐著(zhù)一群期待著(zhù)“科學(xué)大禮包”的孩子們。他們眼里的光,和劉勇多年前在廣西做科普活動(dòng)時(shí)的孩子們如出一轍。
 
  那一次,劉勇和廣西科技館的工作人員走過(guò)彎彎曲曲的泥巴路,來(lái)到廣西壯族自治區龍勝各族自治縣最邊遠的平等鎮做科普。
 
  一個(gè)小孩睜大眼睛問(wèn):“你真的是博士嗎?”劉勇點(diǎn)點(diǎn)頭:“當然,我帶的博士生好多都畢業(yè)了。”小孩伸出黑乎乎的小手和他握了握,激動(dòng)地說(shuō):“我從來(lái)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博士,你是我第一個(gè)見(jiàn)到的‘真人’博士。”
 
  “這句話(huà)深深觸動(dòng)了我——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博士的孩子還有多少?”劉勇告訴記者,偏遠地區的孩子們渴望學(xué)習科學(xué)知識,但缺少指引他們走上科學(xué)道路的專(zhuān)業(yè)師資。
 
  今年全國兩會(huì ),全國人大代表、江蘇省淮安市新安小學(xué)校長(cháng)張大冬建議,科學(xué)課教學(xué)師資緊缺的情況仍然存在,文科教師兼職科學(xué)教師也并不鮮見(jiàn),教師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和實(shí)踐能力尚有不足。
 
  除專(zhuān)職教師不足外,目前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課還面臨著(zhù)應試教育傾向突出、實(shí)驗探究教學(xué)流于形式等困境。
 
  今年全國兩會(huì ),民進(jìn)中央在一份關(guān)于做好青少年科學(xué)教育的提案中提到,一方面,學(xué)生動(dòng)手實(shí)踐機會(huì )少,“黑板上做實(shí)驗”現象比較常見(jiàn)。孩子們學(xué)習科學(xué)的方式經(jīng)常是看視頻、背實(shí)驗,或聽(tīng)老師講實(shí)驗、畫(huà)實(shí)驗。“紙上談兵”式教學(xué)導致學(xué)生對科學(xué)相關(guān)職業(yè)期望值整體較低。根據2020年國家義務(wù)教育質(zhì)量監測結果,全國只有0.3%的八年級學(xué)生期望成為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研發(fā)和助理專(zhuān)業(yè)人員。
 
  另一方面,優(yōu)質(zhì)科學(xué)教育服務(wù)供給嚴重不足。2023年“中小學(xué)生科學(xué)素養調查項目”發(fā)現,未參加過(guò)或僅參加過(guò)1次科學(xué)類(lèi)課后服務(wù)的中小學(xué)生全國占比超過(guò)60%,有些地區甚至高達75%左右。
 
  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教育是一項戰略工程。近年來(lái),世界主要發(fā)達國家都極為重視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教育,紛紛將其作為培養拔尖創(chuàng )新人才、增強國家戰略科技力量的重要舉措。美國頒布《美國競爭力法》等系列法案,倡導為所有學(xué)生提供公平而有質(zhì)量的STEM(科學(xué)、技術(shù)、工程、數學(xué))教育;德國實(shí)施MINT(數學(xué)、信息科學(xué)、自然科學(xué)、技術(shù))教育行動(dòng)計劃2.0;日本、韓國、新加坡、澳大利亞等國家也實(shí)施了類(lèi)似舉措,加強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教育。
 
  在此背景下,如何做好科學(xué)教育加法成為擺在學(xué)校和教育部門(mén)面前的重大命題。一些地方開(kāi)始探索引入以科學(xué)家為代表的高質(zhì)量校外科學(xué)資源,激活學(xué)生的好奇心、想象力、探索欲,努力在孩子心中播撒科學(xué)的種子。
 
  2017年10月,深圳市鹽田區舉行了首批科技教育副校長(cháng)聘任儀式,聘任16位來(lái)自華大基因的科研骨干和頂尖專(zhuān)家,作為鹽田區首批科技教育副校長(cháng)。
 
  自2019年起,北京市懷柔區先后聘請了來(lái)自中國科學(xué)院大學(xué)和中國科學(xué)院的教授、研究員以及高新企業(yè)的工程師43人作為中小學(xué)??萍几毙iL(cháng),實(shí)現了區域中小學(xué)全覆蓋。
 
  越來(lái)越多的科學(xué)家以“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”的身份走進(jìn)校園。今年年初,浙江省組織1000名科學(xué)家擔任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;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區宣布,區內所有中小學(xué)均配備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;深圳市坪山區聘請30名來(lái)自當地科研機構、國家高新技術(shù)企業(yè)等的科技工作者擔任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……
 
  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進(jìn)入校園辦講座,為學(xué)??茖W(xué)教師提供培訓支持或對學(xué)??茖W(xué)教育進(jìn)行指導,讓學(xué)校嘗到了“甜頭”。深圳市龍華區創(chuàng )新實(shí)驗學(xué)校黨總支書(shū)記魏敏表示,科學(xué)家成為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,有助于破解科學(xué)課實(shí)踐探究流于形式的問(wèn)題,為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教育探索出更多可行路徑。
 
  “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將在科學(xué)教育中發(fā)揮重要作用。”在中國教育科學(xué)院課程與教學(xué)研究所黃瓊博士看來(lái),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能搭建科學(xué)發(fā)展前沿和基礎教育之間的橋梁,促進(jìn)中小學(xué)與科研單位之間的資源整合,為青少年提供良好的科學(xué)教育資源。
 
  “科學(xué)精神和科學(xué)思想是科學(xué)教育中的重要內容。”北京市學(xué)習科學(xué)學(xué)會(huì )秘書(shū)長(cháng)李薦告訴記者,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能夠發(fā)揮自身優(yōu)勢,當好青少年的榜樣人物,在校園中引領(lǐng)愛(ài)科學(xué)、學(xué)科學(xué)、用科學(xué)的風(fēng)尚,讓科學(xué)精神陪伴青少年成長(cháng)。
 
探索落地新模式
 
  國科溫州研究院生物醫學(xué)物理中心主任帥建偉是溫州藝術(shù)學(xué)校的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。3月中旬的一周內,帥建偉就參與了兩場(chǎng)科學(xué)教育活動(dòng)。
 
  “其中一場(chǎng)活動(dòng),邀請6名溫州市龍灣中學(xué)高一學(xué)生來(lái)到國科溫州研究院參觀(guān),向他們介紹了課題組、實(shí)驗室,特別講解了人腦類(lèi)器官和人工智能等前沿科學(xué)知識。”帥建偉說(shuō),希望通過(guò)這類(lèi)活動(dòng)激發(fā)成績(jì)較優(yōu)秀的“苗子”未來(lái)從事科研工作的興趣。“另一場(chǎng)活動(dòng)邀請澳大利亞的教授,用英語(yǔ)給國科溫州第一初中的60多名學(xué)生上趣味數學(xué)課,激發(fā)孩子們學(xué)習數學(xué)的興趣。”帥建偉說(shuō)。
 
  在帥建偉看來(lái),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承擔著(zhù)“激發(fā)更多科學(xué)好奇心與創(chuàng )造力”的責任。這種責任,不僅靠熱情,還要有制度作保障。
 
  為確??茖W(xué)副校長(cháng)職責落地,溫州在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制度設計方面先行一步。
 
  2023年9月,溫州市教育局等八部門(mén)聯(lián)合在浙江省率先發(fā)布《新時(shí)代溫州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教育實(shí)施方案》,其中一項內容是5位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任溫州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教育專(zhuān)家顧問(wèn),聘100名科學(xué)家、科研工作者任百所學(xué)校的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。
 
  首批100名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全部由國科溫州研究院派出。
 
  帥建偉是溫州首批100名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團隊的總校長(cháng)。他介紹,目前100名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已配齊,具體開(kāi)展三類(lèi)科學(xué)教育課——針對“中學(xué)生英才計劃”和“青苗計劃”學(xué)生開(kāi)設小班課,走進(jìn)國科溫州研究院近距離感受真實(shí)科研工作;給初中和小學(xué)生上大班課,介紹課本之外的前沿知識或基礎知識;開(kāi)設“小小魯班”“小小愛(ài)迪生”等課程,介紹建筑、物理等專(zhuān)項門(mén)類(lèi)知識。
 
  這些課程讓學(xué)生開(kāi)闊眼界的同時(shí),也讓校內科學(xué)老師參與課程的前期準備、后期復盤(pán)等。國科溫州實(shí)驗小學(xué)科學(xué)教師陳錦栩全程參與了“小小愛(ài)迪生”課程。她說(shuō):“一段時(shí)間下來(lái),感覺(jué)自己的科學(xué)思維能力提高了,在優(yōu)化科學(xué)課程內容設計上會(huì )思考得更多。”
 
  溫州教育局相關(guān)負責人告訴記者,百位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分布在溫州各縣(市、區)。每個(gè)縣(市、區)都設有一位領(lǐng)銜科學(xué)家對各校的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開(kāi)展指導?;顒?dòng)為公益性質(zhì),來(lái)講課的科學(xué)家,不論身份是院士還是研究員,不收取任何報酬。
 
  溫州市教育教學(xué)研究院副院長(cháng)施昌魏表示:“我們希望通過(guò)制度性的設計,讓科學(xué)家進(jìn)入到基礎科學(xué)教育中來(lái)??茖W(xué)副校長(cháng)的設計關(guān)鍵是‘借力’,為此我們提出‘五個(gè)一’的要求。”
 
  “五個(gè)一”要求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每學(xué)期至少一次走進(jìn)校園作科普講座,講述科學(xué)故事,宣講科學(xué)家精神;結對一位科學(xué)教師,助力學(xué)校未來(lái)科學(xué)名師培養;參與建設一門(mén)科學(xué)課程,幫助學(xué)校建設或完善一門(mén)突出前沿性、面向未來(lái)科技拔尖人才培養的創(chuàng )新型科學(xué)課程;指導一批學(xué)生項目,結合“小科學(xué)家”評選、科技節等活動(dòng),為學(xué)生科學(xué)創(chuàng )新項目研究提供平臺資源,并給予過(guò)程指導;與科學(xué)教師共上一堂科學(xué)課,增加對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教育教學(xué)的了解和認識。
 
  目前,溫州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們已累計開(kāi)展了近百場(chǎng)活動(dòng),為溫州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教育發(fā)展按下“加速鍵”。帥建偉說(shuō):“國科溫州研究院還在考慮設置專(zhuān)職人員,負責活動(dòng)的時(shí)間場(chǎng)次安排,讓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制度運行更加穩定和常態(tài)化。”
 
  在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區,陽(yáng)光中學(xué)教育集團以整體簽約形式聘請科學(xué)家擔任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,還聘任合肥工業(yè)大學(xué)、安徽省科技館的十余名教授專(zhuān)家擔任學(xué)校“少年科學(xué)院”科學(xué)教育顧問(wèn),探索“政府+高校+場(chǎng)館+中小學(xué)”的科學(xué)教育模式,深入挖掘濱湖科學(xué)城的科學(xué)資源“寶藏庫”。
 
  截至今年2月底,合肥市包河區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們通過(guò)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等形式累計為師生開(kāi)展各類(lèi)活動(dòng)74場(chǎng),惠及師生超過(guò)5.1萬(wàn)人次。
 
  廈門(mén)、深圳等地也在進(jìn)一步探索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制度模式。例如,廈門(mén)教育局聯(lián)合當地科技局、科協(xié)等機構組建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專(zhuān)家庫,從中推薦專(zhuān)家擔任學(xué)??茖W(xué)副校長(cháng),聘期三年,到期可續聘。
 
  “從國家層面推進(jìn)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教育是一項重大戰略任務(wù)。”教育部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相關(guān)人士表示,學(xué)校是教育的主陣地,希望各地學(xué)校提高對科學(xué)教育的重視程度,充分調動(dòng)社會(huì )力量,成立由科學(xué)家、各領(lǐng)域科技人才、科技館所及科普教育基地科技輔導員組成的專(zhuān)家團隊,在實(shí)踐中找到可以復制的有效途徑和典型模式,真正提升中小學(xué)生科學(xué)素質(zhì)。
 
協(xié)同發(fā)力建立長(cháng)效機制
 
  在各地的積極探索下,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們“多點(diǎn)開(kāi)花”,不斷從“紙上文”成為“校中人”。但要真正答好科學(xué)教育加法題,既需要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們自身不斷努力,還需相關(guān)政策支持。
 
  如何平衡時(shí)間是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們面臨的一大難題。
 
  科學(xué)家的本職工作是做科研,如何保障有充足時(shí)間擔任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?李薦認為,如果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們沒(méi)有長(cháng)期跟蹤、指導學(xué)??茖W(xué)教育建設,拿不出“成果”來(lái),可能難以滿(mǎn)足大家的期待,“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不能只是‘一陣風(fēng)’”。
 
  中國科學(xué)院院士、中國科學(xué)院古脊椎動(dòng)物與古人類(lèi)研究所研究員徐星是杭州市丹楓實(shí)驗小學(xué)名譽(yù)校長(cháng)。他表示,讓科學(xué)家去中小學(xué)花很多時(shí)間做科學(xué)教育,不是很現實(shí)。“科學(xué)家做這些事情更多是一種示范效應,希望科研人員和公眾多關(guān)注中小學(xué)的科學(xué)教育,也能夠促使中小學(xué)的校長(cháng)、老師們在這方面投入更多精力。”
 
  劉勇在2023年先后接受了北京小學(xué)、陜西省西安市雁塔區藝林小學(xué)科學(xué)教育指導專(zhuān)家的聘請,目前正準備接受杭州啟成學(xué)??萍几毙iL(cháng)的聘請。這些小學(xué)都希望他能定期前往學(xué)校作科普報告。
 
  劉勇坦言,這需要平衡好時(shí)間。“作為科技工作者,主要時(shí)間要用在科研上。”他說(shuō),自己還帶碩士、博士研究生,有教學(xué)工作,“我會(huì )盡力在節假日和空余時(shí)間到學(xué)校開(kāi)展活動(dòng),或者在學(xué)術(shù)會(huì )議期間抽空去附近學(xué)校做科普。”
 
  “希望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所在單位機構支持有條件、有能力的科技工作者多做科普,為其參與科學(xué)教育工作創(chuàng )造良好的條件。”劉勇說(shuō)。
 
  長(cháng)期化、制度化是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發(fā)揮作用的重要保障。為此,劉勇還建議,建立和完善科學(xué)教育質(zhì)量監測和科技特色學(xué)校發(fā)展評價(jià)體系,充分發(fā)揮科學(xué)評價(jià)的導向作用。
 
  除了學(xué)科背景,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還要具備科普能力。“擴充中小學(xué)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的隊伍,要加強后續科普人才的培養。”深耕科普多年的中國科學(xué)院大學(xué)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國科大)科協(xié)常務(wù)副秘書(shū)長(cháng)吳寶俊說(shuō),據他估算,就算在科技資源較豐富的北京地區,高校、科研院所中擅長(cháng)做科普或者有時(shí)間長(cháng)期開(kāi)展科普活動(dòng)的專(zhuān)家也只有幾百人。
 
  “并非所有的研發(fā)人員擅長(cháng)做銷(xiāo)售,也并非所有的科研人員擅長(cháng)做科普。”吳寶俊建議,構建多主體共同投入、協(xié)同參與的“大科學(xué)教育”格局,暢通校內外科學(xué)教育人才交流通道,把科普能力培養作為研究生的一門(mén)重要功課,讓更多具備科學(xué)知識和科學(xué)背景的人走進(jìn)中小學(xué)。
 
  國科大的“春分工程·青少年科普專(zhuān)項行動(dòng)”于2018年正式啟動(dòng),并于2021年3月啟動(dòng)研究生科普實(shí)踐板塊。“春分工程”從國科大北京地區2萬(wàn)余名在讀研究生中遴選出3%左右有意愿、形象好、表達好的研究生進(jìn)行系統培訓,讓他們服務(wù)中小學(xué),以此作為鍛煉研究生表達能力、培養研究生社會(huì )責任感的社會(huì )實(shí)踐方式。
 
  “國科大科協(xié)秘書(shū)處設立專(zhuān)職人員,對接中小學(xué)負責‘排課’,每周為北京地區中小學(xué)生提供不同領(lǐng)域的科學(xué)教育課程。”吳寶俊介紹,目前,“春分工程”已走進(jìn)100多所中小學(xué)、科技場(chǎng)館和社區,僅2023年就開(kāi)展了6343堂科學(xué)課程。
 
  “在研究生階段進(jìn)行科普能力系統培訓,把科學(xué)教育與高校育人功能相結合,等到10年之后,當這些研究生成長(cháng)為研究員的時(shí)候,就是中國的下一代科普專(zhuān)家。”吳寶俊說(shuō)。
 
  學(xué)校對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們還有另一重期待——對接和引入更多優(yōu)質(zhì)科學(xué)教育資源,讓好的科學(xué)教育資源“流動(dòng)”起來(lái)。
 
  為此,上??萍拣^館長(cháng)倪閩景呼吁,鼓勵高校和科研院所主動(dòng)對接中小學(xué),安排實(shí)驗室、高精尖設施等科技資源向中小學(xué)生適當開(kāi)放;鼓勵高科技企業(yè)與教育部門(mén)聯(lián)手開(kāi)展科普夏令營(yíng)、冬令營(yíng)活動(dòng)。
 
  我國東西部科學(xué)教育資源不均衡,在經(jīng)濟欠發(fā)達地區,如何推廣聘請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這一做法?
 
  李薦建議,利用網(wǎng)絡(luò )課程等數字教育資源,廣泛搭建并利用好相關(guān)數字化平臺,打破時(shí)空界限,拓展教學(xué)場(chǎng)域和邊界,最大限度整合并利用全社會(huì )優(yōu)質(zhì)資源助力學(xué)生學(xué)習。同時(shí),西部偏遠地區可以發(fā)掘當地科技館、青少年宮、博物館、高校院所、科技企業(yè)等資源,開(kāi)展特色科學(xué)教育活動(dòng)。
 
  “作為科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,我想通過(guò)幾年的努力,帶動(dòng)培養起一批有能力的科學(xué)教師。”劉勇說(shuō),“科學(xué)教育是一個(gè)龐大的系統工程,在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支持下,進(jìn)一步完善規范化制度化建設,凝聚全社會(huì )力量,科學(xué)教育事業(yè)才能做得更好,走得更遠。”(記者孫瑜)
 
(責任編輯:鄭文)
>相關(guān)新聞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(xiàn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薦內容
熱點(diǎn)內容
?
網(wǎng)站簡(jiǎn)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(wù)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(lián)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隴ICP備13000024號-1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(wǎng)絡(luò )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