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安部公布十大高發(fā)電信網(wǎng)絡(luò )詐騙類(lèi)型

時(shí)間:2024-06-25 22:12來(lái)源:大西北網(wǎng) 作者:公安部網(wǎng)站 點(diǎn)擊: 載入中...
  近年來(lái),公安部聚焦人民群眾深?lèi)和唇^的電信網(wǎng)絡(luò )詐騙犯罪,持續組織開(kāi)展“云劍”“斷卡”“斷流”“拔釘”和打擊緬北涉我電信網(wǎng)絡(luò )詐騙犯罪等一系列打擊行動(dòng),統籌推進(jìn)打防管控建各項措施,打擊治理工作取得明顯成效,電信網(wǎng)絡(luò )詐騙犯罪上升勢頭得到有效遏制。當前,詐騙分子一方面想方設法逃避公安機關(guān)的打擊,另一方面不斷翻新詐騙方式和手法,犯罪形勢依然嚴峻復雜。據統計,2023年,電信網(wǎng)絡(luò )詐騙受害者的平均年齡為37歲,18歲至40歲的占比62.1%,41歲至65歲的占比33.1%,刷單返利、虛假網(wǎng)絡(luò )投資理財、虛假購物服務(wù)、冒充電商物流客服、虛假征信等10種常見(jiàn)的電信網(wǎng)絡(luò )詐騙類(lèi)型發(fā)案占比近88.4%,其中刷單返利類(lèi)詐騙是發(fā)案量最大和造成損失最多的詐騙類(lèi)型,虛假網(wǎng)絡(luò )投資理財類(lèi)詐騙的個(gè)案損失金額最大,虛假購物服務(wù)類(lèi)詐騙發(fā)案量明顯上升,已位居第三位。
 
  刷單返利類(lèi)詐騙
 
  刷單返利類(lèi)詐騙仍是變種最多、變化最快的一種詐騙類(lèi)型,主要以招募兼職刷單、網(wǎng)絡(luò )色情誘導刷單等復合型詐騙居多。詐騙分子在騙取受害人信任后,以“充值越多、返利越多”誘騙受害人做任務(wù),再以“連單”“卡單”等借口誘騙受害人不斷轉賬。此類(lèi)詐騙發(fā)案量和造成的損失數均居首位,受騙人群多為在校學(xué)生、低收入群體及無(wú)業(yè)人員。
 
  【典型案例一】2023年3月,江蘇徐州男子曹某被人拉入一微信群,發(fā)現群內有人發(fā)紅包就搶了幾個(gè)紅包。隨后,群里有人發(fā)鏈接誘導其下載APP,聲稱(chēng)進(jìn)入高級群可獲取更大收益。加入所謂高級群后,曹某發(fā)現群內成員都在發(fā)收款到賬截圖,便在群管理員誘導下開(kāi)始刷單。曹某連續做完多單任務(wù)領(lǐng)取傭金后,全部提現至銀行卡中,正當其想繼續做任務(wù)賺錢(qián)時(shí),群管理員稱(chēng)其將做的任務(wù)是組合單,必須完成4單才能提現。曹某按照要求陸續加大投入后,群管理員以“操作失誤”“賬號被凍結”等為借口,誘騙其向指定賬戶(hù)累計轉賬42萬(wàn)元。因返現遲遲不到賬,曹某遂發(fā)現被騙。
 
  虛假網(wǎng)絡(luò )投資理財類(lèi)詐騙
 
  詐騙分子主要通過(guò)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、短信等渠道發(fā)布推廣股票、外匯、期貨、虛擬貨幣等投資理財信息,吸引目標人群加入群聊,通過(guò)聊天交流投資經(jīng)驗、拉入內部“投資”群聊、聽(tīng)取“投資專(zhuān)家”“導師”直播課等多種方式獲取受害人信任。在此基礎上,詐騙分子打著(zhù)有內幕消息、掌握漏洞、回報豐厚的幌子,誘導受害人在特定虛假網(wǎng)站、APP小額投資獲利,隨后誘導其不斷加大投入。當受害人投入大量資金后,詐騙分子往往編造各種理由拒絕提現,而是讓其繼續追加投資直至充值錢(qián)款全部被騙。還有部分詐騙分子通過(guò)網(wǎng)戀方式騙取受害人信任,再通過(guò)誘導虛假投資理財等進(jìn)行詐騙。此類(lèi)詐騙的受騙人群多為具有一定收入、資產(chǎn)的單身人士或熱衷于投資、炒股的群體。
 
  【典型案例二】2023年3月,安徽阜陽(yáng)女子張某在某相親網(wǎng)站上認識李某后,確定為男女朋友關(guān)系。李某自稱(chēng)是外匯投資機構工作人員,有內部投資數據,因自己不方便操作,便讓張某幫其在投資平臺登錄賬號進(jìn)行投資。在李某誘導下,張某多次投資均獲得了盈利。隨后,李某以為2人未來(lái)生活打物質(zhì)基礎為由,誘騙張某在平臺自行注冊賬號投資賺錢(qián)。張某按照要求,多次向指定銀行卡轉賬100余萬(wàn)元,并在李某指導下持續投資盈利。這時(shí),該平臺客服稱(chēng)張某利用內部信息違規操作涉嫌套利,賬戶(hù)已被凍結,需繳納罰金,否則將沒(méi)收賬戶(hù)資金。張某因擔心收益無(wú)法提現,經(jīng)與李某商量,決定按照客服要求繳納40余萬(wàn)“罰金”。張某繳納“罰金”后賬戶(hù)仍然無(wú)法登錄提現,遂意識到被騙。
 
  虛假購物服務(wù)類(lèi)詐騙
 
  詐騙分子在微信群、朋友圈、網(wǎng)購平臺或其他網(wǎng)站發(fā)布低價(jià)打折、海外代購、0元購物等虛假廣告,以及提供代寫(xiě)論文、私家偵探、跟蹤定位等特殊服務(wù)的廣告。在與受害人取得聯(lián)系后,詐騙分子便誘導其通過(guò)微信、QQ或其他社交軟件添加好友進(jìn)行商議,進(jìn)而以私下交易可節約手續費或更方便為由,要求私下轉賬。受害人付款后,詐騙分子再以繳納關(guān)稅、定金、交易稅、手續費等為由,誘騙其繼續轉賬匯款,最后將其拉黑。
 
  【典型案例三】2024年4月,四川攀枝花女子王某在瀏覽網(wǎng)站時(shí)發(fā)現一家售賣(mài)測繪儀器的公司,各方面都符合自己需求,遂通過(guò)對方預留的聯(lián)系方式與客服人員取得聯(lián)系,客服稱(chēng)私下交易可以節省四分之一的費用。王某信以為真,與之簽訂所謂的“購買(mǎi)合同”。王某預付定金1.3萬(wàn)余元后,對方卻遲遲不肯發(fā)貨并稱(chēng)還需繳納手續費、倉儲費等費用,遂意識到被騙。
 
  冒充電商物流客服類(lèi)詐騙
 
  詐騙分子通過(guò)非法途徑獲取受害人購物信息后,冒充電商平臺或物流快遞客服,謊稱(chēng)受害人網(wǎng)購商品出現質(zhì)量問(wèn)題、快遞丟失需要理賠或因商品違規被下架需重新激活店鋪等,誘導受害人提供銀行卡和手機驗證碼等信息,并通過(guò)共享屏幕或下載APP等方式逃避正規平臺監管,從而誘騙受害人轉賬匯款。此類(lèi)詐騙的受騙人群多為電商平臺的網(wǎng)購消費者或店鋪經(jīng)營(yíng)者。
 
  【典型案例四】2023年10月,四川宜賓女子張某接到一個(gè)自稱(chēng)是“物流客服”的陌生來(lái)電,稱(chēng)因張某快遞丟失需要進(jìn)行理賠。張某隨即查看某購物APP,發(fā)現一件商品未更新物流情況,便信以為真,添加了客服微信。隨后“客服”發(fā)給張某一個(gè)鏈接,要求下載某聊天APP和銀行APP,進(jìn)行“理賠”操作。張某根據要求操作后,“客服”稱(chēng)其操作錯誤賬戶(hù)被凍結,需在銀行APP里輸入“代碼”解凍,而這實(shí)際上是詐騙分子誘騙張某進(jìn)行轉賬操作。張某收到銀行轉賬短信后發(fā)現異常,遂發(fā)現被騙。
 
  虛假貸款類(lèi)詐騙
 
  詐騙分子通過(guò)網(wǎng)站、電話(huà)、短信、社交平臺等渠道發(fā)布“低息貸款”“快速到賬”等信息,誘騙受害人前往咨詢(xún)。后冒充銀行、金融公司工作人員聯(lián)系受害人,謊稱(chēng)可以“無(wú)抵押”“免征信”“快速放貸”等,引誘受害人下載虛假貸款APP或登錄虛假網(wǎng)站,再以收取“手續費”“保證金”“代辦費”等為由,誘騙受害人轉賬匯款。詐騙分子還常以“刷流水驗資”為由,誘騙受害人將其銀行卡寄出,用于轉移涉案資金。此類(lèi)詐騙的受騙人群多為有迫切貸款需求、急需資金周轉的人員。
 
  【典型案例五】2024年5月,江蘇無(wú)錫男子王某在家中收到一條低息貸款的短信,王某點(diǎn)擊其中的鏈接,根據操作指引下載了一款APP。王某在該貸款APP上填寫(xiě)個(gè)人信息注冊后,便想將貸款提現至銀行卡。此時(shí)該貸款APP顯示銀行卡有誤,平臺客服稱(chēng)貸款金額被凍結需要交解凍費。隨后,王某向其提供的銀行賬戶(hù)轉賬6萬(wàn)余元,但始終無(wú)法將貸款提現,遂意識到被騙。
 
  虛假征信類(lèi)詐騙
 
  詐騙分子通過(guò)冒充銀行、金融機構客服人員,謊稱(chēng)受害人之前開(kāi)通過(guò)微信、支付寶、京東等平臺的百萬(wàn)保障、金條、白條等服務(wù),或申請校園貸、助學(xué)貸等賬號未及時(shí)注銷(xiāo),或信用卡、花唄、借唄等信用支付類(lèi)工具存在不良記錄,需要注銷(xiāo)相關(guān)服務(wù)、賬號或消除相關(guān)記錄,否則會(huì )嚴重影響個(gè)人征信。隨后,詐騙分子以消除不良征信記錄、驗證流水等為由,誘導受害人在網(wǎng)絡(luò )貸款平臺或互聯(lián)網(wǎng)金融A(yíng)PP進(jìn)行貸款,并轉到其指定的賬戶(hù),從而騙取錢(qián)財。
 
  【典型案例六】2023年9月,四川眉山男子鄭某在家中接到一個(gè)自稱(chēng)是支付寶“客服”的電話(huà),聲稱(chēng)鄭某在大學(xué)期間以學(xué)生身份開(kāi)通的花唄服務(wù)不合規,如果不通過(guò)正規途徑處理,將會(huì )影響其征信。鄭某按照“客服”誘導進(jìn)行了所謂清空貸款操作,在不同APP上認證借錢(qián),再將貸款轉賬至指定賬戶(hù),被騙14萬(wàn)余元。
 
  冒充領(lǐng)導熟人類(lèi)詐騙
 
  詐騙分子利用受害人領(lǐng)導、熟人的照片、姓名包裝社交帳號,通過(guò)添加受害人為好友或將其拉入微信聊天群等方式,冒用領(lǐng)導、熟人身份對其噓寒問(wèn)暖表示關(guān)心,或模仿領(lǐng)導、老師等人語(yǔ)氣發(fā)出指令,從而騙取受害人信任,再以有事不方便出面、接電話(huà)等為由,謊稱(chēng)已先將某款項轉至受害人賬戶(hù),要求其代為向他人轉賬。為蒙騙受害人,詐騙分子還會(huì )發(fā)送偽造的轉賬成功截圖,但實(shí)際上其未進(jìn)行任何轉賬操作。出于對“領(lǐng)導”“熟人”信任,受害人大多未進(jìn)行身份核實(shí)便信以為真,以為“領(lǐng)導”“熟人”已將錢(qián)款轉賬至自己賬戶(hù)。隨后,詐騙分子以時(shí)間緊迫等借口不斷催促受害人盡快向指定賬戶(hù)轉賬,從而騙取錢(qián)財。此類(lèi)詐騙通常利用受害人對領(lǐng)導熟人的信任心理,疏忽了對其身份進(jìn)行核實(shí)。
 
  【典型案例七】2024年1月,江蘇鎮江女子方某在微博上收到一用戶(hù)發(fā)來(lái)的消息,該用戶(hù)頭像、名字都與其姐姐一模一樣,方某便以為是姐姐找她。對方稱(chēng)手機卡銷(xiāo)戶(hù)了,其他軟件都無(wú)法登錄,請方某幫忙發(fā)郵件咨詢(xún)其預訂的一個(gè)名牌包是否預訂成功??头貜捅硎疽呀?jīng)訂到包,需要支付尾款。在“姐姐”請求下,方某按照客服要求墊付了尾款,之后客服以方某姐姐訂了兩個(gè)包需要再付一個(gè)包的價(jià)格才能享受折扣為由,讓其再次轉賬。方某轉賬2次后客服還要求支付押金,遂意識到被騙。
 
  冒充公檢法及政府機關(guān)類(lèi)詐騙
 
  詐騙分子冒充公檢法機關(guān)、政府部門(mén)等工作人員,通過(guò)電話(huà)、微信、QQ等與受害人取得聯(lián)系,以受害人涉嫌洗錢(qián)、非法出入境、快遞藏毒、護照有問(wèn)題等為由進(jìn)行威脅、恐嚇,要求配合調查并嚴格保密,同時(shí)向受害人出示逮捕證、通緝令、財產(chǎn)凍結書(shū)等虛假法律文書(shū),以增加可信度。為阻斷受害人與外界聯(lián)系,詐騙分子通常要求其到賓館等封閉空間配合工作,誘騙其將所有資金轉移至所謂“安全賬戶(hù)”,從而實(shí)施詐騙。
 
  【典型案例八】2024年5月,江蘇無(wú)錫女子杜某在家中接到自稱(chēng)是無(wú)錫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民警的視頻電話(huà)。視頻中,一身著(zhù)制服的假“民警”稱(chēng)杜某的銀行卡涉嫌洗錢(qián)犯罪,需要其配合調查。杜某按照要求下載會(huì )議軟件進(jìn)行屏幕共享,配合該“民警”核查銀行卡內的資金情況。該“民警”稱(chēng)杜某需要將銀行卡內資金轉移至指定的“安全賬戶(hù)”內,才能證明清白。期間,為證明資金流水正常,該“民警”還讓杜某通過(guò)銀行貸款15萬(wàn)元,一并轉到“安全賬戶(hù)”內。被家人發(fā)現后,杜某才意識到被騙。
 
  網(wǎng)絡(luò )婚戀、交友類(lèi)詐騙
 
  詐騙分子通過(guò)在婚戀、交友網(wǎng)站上打造優(yōu)秀人設,與受害人建立聯(lián)系,用照片和預先設計好的虛假身份騙取受害人信任,長(cháng)期經(jīng)營(yíng)與其建立的戀愛(ài)關(guān)系,隨后以遭遇變故急需用錢(qián)、項目資金周轉困難等為由向受害人索要錢(qián)財,并根據其財力情況不斷變換理由提出轉賬要求,直至受害人發(fā)覺(jué)被騙。
 
  【典型案例九】2016年,上海虹口男子武某在網(wǎng)上結識了自稱(chēng)剛大學(xué)畢業(yè)的女子楊某,雙方很快在線(xiàn)上確立了戀愛(ài)關(guān)系。在此后的8年里,楊某多次利用網(wǎng)絡(luò )照片騙取武某信任,虛構母親突發(fā)疾病搶救無(wú)效死亡等悲慘家庭情況,利用武某的同情心不斷索要錢(qián)財。直至2024年4月,武某發(fā)現楊某手機號關(guān)聯(lián)賬號上發(fā)布的照片與其不是同一個(gè)人,遂發(fā)現上當受騙,累計被騙160余萬(wàn)元。
 
  網(wǎng)絡(luò )游戲產(chǎn)品虛假交易類(lèi)詐騙
 
  詐騙分子在社交、游戲平臺發(fā)布買(mǎi)賣(mài)網(wǎng)絡(luò )游戲賬號、道具、點(diǎn)卡的廣告,以及免費、低價(jià)獲取游戲道具、參加抽獎活動(dòng)等相關(guān)信息。與受害人取得聯(lián)系后,詐騙分子以私下交易更便宜、更方便為由,誘導其繞過(guò)正規平臺進(jìn)行私下交易,或誘騙受害人參加抽獎活動(dòng),再以操作失誤、等級不夠等理由,要求其支付“注冊費”“解凍費”“會(huì )員費”,得手后便將受害人拉黑。
 
  【典型案例十】2023年2月,江蘇鎮江男子王某通過(guò)手機游戲交易APP出售自己手游賬號時(shí),收到一詐騙分子冒充的“買(mǎi)家”添加好友,雙方私聊后商定以830元交易該賬號。隨后,詐騙分子發(fā)送一張含有二維碼的虛假交易截圖,謊稱(chēng)已經(jīng)下單成功,讓王某掃碼聯(lián)系官方客服確認。王某掃碼進(jìn)入虛假平臺后,被所謂客服以繳納交易保證金的方式詐騙6000元。


 
(責任編輯:鄭文)
>相關(guān)新聞
  • 公安部公布78個(gè)民族資產(chǎn)解凍類(lèi)詐騙項目
  • 四川南充破獲特大電信網(wǎng)絡(luò )詐騙案 842名緬北回流人員歸案
  • 公安機關(guān)公開(kāi)通緝2名電信網(wǎng)絡(luò )詐騙犯罪集團頭目
  • 179名從事虛假投資理財類(lèi)電信網(wǎng)絡(luò )詐騙的犯罪嫌疑人從老撾被押
  • 電信網(wǎng)絡(luò )詐騙花樣翻新 如何守好“錢(qián)袋子”?
  • 去年這個(gè)省電詐案少了一半河南公安遏制電信網(wǎng)絡(luò )詐騙案高發(fā)有
  •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------分隔線(xiàn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?
    網(wǎng)站簡(jiǎn)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(wù)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(lián)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    隴ICP備13000024號-1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(wǎng)絡(luò )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    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