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背“挖土” “廣寒”探秘——探月工程嫦娥六號任務(wù)紀實(shí)

時(shí)間:2024-06-25 21:59來(lái)源:大西北網(wǎng) 作者:新華社 點(diǎn)擊: 載入中...

  這是注定載入人類(lèi)探月史冊的重要時(shí)點(diǎn)!
 
  6月25日14時(shí)7分,嫦娥六號攜帶月球背面樣品成功返回地球,歷時(shí)53天、38萬(wàn)公里的太空往返之旅,創(chuàng )造中國航天新的世界紀錄。
 
  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賀電中強調:“嫦娥六號在人類(lèi)歷史上首次實(shí)現月球背面采樣返回,是我國建設航天強國、科技強國取得的又一標志性成果。”
 
  從嫦娥四號實(shí)現人類(lèi)首次月背軟著(zhù)陸,到嫦娥六號實(shí)現人類(lèi)首次月背采樣返回;從圓滿(mǎn)完成“繞、落、回”三步走目標,到探月工程四期任務(wù)全面推進(jìn),中國深空探索的腳步邁向更遠,愈發(fā)堅實(shí)。
 
 
  前無(wú)古人的航天壯舉
 
  千百年來(lái),我們望月抒懷,看到的只是月亮的正面。始終背對我們的那一面,神秘而古老。
 
  自20世紀50年代開(kāi)始,人類(lèi)已經(jīng)開(kāi)展100多次月球探測、10次月球正面采樣返回,但對月球起源和演化過(guò)程,仍存在許多疑問(wèn)。鮮有涉足的月背,也許藏著(zhù)新知。
 
 
  這是2019年1月3日在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拍攝的降落過(guò)程(示意圖)。2019年1月3日10時(shí)26分,嫦娥四號探測器自主著(zhù)陸在月球背面南極-艾特肯盆地內的馮·卡門(mén)撞擊坑內,實(shí)現人類(lèi)探測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軟著(zhù)陸。新華社記者 金立旺 攝
 
  與較為平坦開(kāi)闊的月球正面不同,月背布滿(mǎn)溝壑、峽谷和懸崖。嫦娥六號的著(zhù)陸區月球背面南極-艾特肯盆地,被公認為月球上最大、最古老、最深的盆地。從這里采集年代更久遠的月球樣品并加以研究,將幫助我們更好地認識這顆星球。
 
  回望過(guò)去,更能看出嫦娥六號承先啟后的里程碑意義——
 
  2019年1月,嫦娥四號突破月背著(zhù)陸這一世界難題;2020年12月,嫦娥五號從月球正面北半球成功采回迄今“最年輕”的月壤。
 
 
  2024年6月4日在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屏幕上拍攝的嫦娥六號取樣回放畫(huà)面。6月4日7時(shí)38分,嫦娥六號上升器攜帶月球樣品自月球背面起飛,隨后成功進(jìn)入預定環(huán)月軌道。嫦娥六號完成世界首次月球背面采樣和起飛。新華社記者 金立旺 攝
 
  探月工程歷時(shí)17年的“繞、落、回”三步走規劃如期完成,中國人有了到月球背面南半球開(kāi)展人類(lèi)首次月背采樣的底氣與信心。
 
  2021年9月,探月工程四期啟動(dòng)實(shí)施,任務(wù)主要目標是建設國際月球科研站基本型。
 
  做前人沒(méi)有做過(guò)的事,才能見(jiàn)到前人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的風(fēng)景。
 
  美國布朗大學(xué)學(xué)者詹姆斯·黑德說(shuō),如果沒(méi)有從月背帶回的樣本,科學(xué)家們就無(wú)法徹底了解月球作為一個(gè)完整天體的情況,“嫦娥六號帶回的樣本將使相關(guān)問(wèn)題取得重大進(jìn)展”。
 
  太空是人類(lèi)的共同財富,航天事業(yè)是全人類(lèi)的共同事業(yè)。此次,嫦娥六號搭載歐空局、法國、意大利、巴基斯坦的4個(gè)國際載荷,同步開(kāi)展月球探測和研究。
 
  國家航天局局長(cháng)張克儉表示,中國航天將堅持在平等互利、和平利用、包容發(fā)展的基礎上,繼續敞開(kāi)胸懷、打開(kāi)大門(mén),不斷拓寬國際合作渠道,組織實(shí)施好后續重大工程任務(wù)。
 
  敢為人先的宇宙接力
 
  5月3日17時(shí)27分,海南文昌。長(cháng)征五號遙八運載火箭托舉嫦娥六號探測器向月球飛馳而去。
 
 
  2024年5月3日17時(shí)27分,嫦娥六號探測器由長(cháng)征五號遙八運載火箭在中國文昌航天發(fā)射場(chǎng)發(fā)射,之后準確進(jìn)入地月轉移軌道,發(fā)射任務(wù)取得圓滿(mǎn)成功。新華社發(fā)(國家航天局供圖)
 
  探測器穩穩落月的“輕盈”身姿,于月背豎起的五星紅旗,“挖土”后在月面留下的“中”字……這場(chǎng)持續53天的“追月大片”,一幕幕場(chǎng)景令人記憶猶新。
 
  月背采樣在世界上沒(méi)有先例可循,面臨很多新情況新問(wèn)題。而嫦娥六號采用嫦娥五號成熟技術(shù),硬件產(chǎn)品技術(shù)狀態(tài)已經(jīng)確定,約束條件非??量?。
 
  為了適應新的任務(wù)要求,研制人員開(kāi)展了大量適配和優(yōu)化設計,攻克了月球逆行軌道設計與控制、月背智能采樣和月背起飛上升等多項關(guān)鍵技術(shù),成就了這場(chǎng)精彩絕倫的宇宙接力。
 
  ——架起地月新“鵲橋”。月背不僅是我們從地球上觀(guān)測不到的“秘境”,更有著(zhù)“不在服務(wù)區”的煩惱。
 
  今年3月率先發(fā)射的鵲橋二號中繼星,在上一代鵲橋號中繼星的基礎上實(shí)現了全面升級,不僅提高了通信覆蓋能力,還具有很強的靈活性和任務(wù)擴展能力,為嫦娥六號和探月工程四期等后續任務(wù)提供功能更廣、性能更強的中繼通信服務(wù)。
 
 
  這是嫦娥四號著(zhù)陸器彩色全景圖。新華社發(fā)(國家航天局供圖)
 
  ——實(shí)現月背“精彩一落”。6月2日6時(shí)23分,嫦娥六號著(zhù)陸器和上升器組合體,穩穩落在月背表面。
 
  完成落月只有一次機會(huì )。主減速、接近、懸停避障、緩速下降……15分鐘內,一系列高難度動(dòng)作,蘊含通信、選址、軌道設計、發(fā)動(dòng)機協(xié)同、視覺(jué)避障等科研智慧和經(jīng)驗。
 
  ——“挖寶”主打“快穩準”。6月2日至3日,嫦娥六號順利完成采樣,將珍貴的月背樣品封裝存放在上升器攜帶的貯存裝置中,完成“打包裝箱”。
 
 
  2021年2月22日,嫦娥五號帶回的月壤首次公開(kāi)亮相。新華社記者 王曄 攝
 
  經(jīng)受住月背溫差大和月壤石塊含量高等考驗,通過(guò)鉆具鉆取和機械臂表取兩種方式采集月球樣品;快速智能采樣技術(shù)將月面采樣工作效率提高30%左右。
 
  ——月背起飛“三步走”。6月4日7時(shí)38分,嫦娥六號上升器攜帶月球樣品自月背點(diǎn)火起飛,先后經(jīng)歷垂直上升、姿態(tài)調整和軌道射入三個(gè)階段,成功進(jìn)入預定環(huán)月軌道。
 
  月背起飛相比月面起飛,工程實(shí)施難度更大,在鵲橋二號中繼星輔助下,嫦娥六號上升器借助自身攜帶的特殊敏感器實(shí)現自主定位、定姿。
 
 
  2024年3月20日8時(shí)31分,探月工程四期鵲橋二號中繼星由長(cháng)征八號遙三運載火箭在中國文昌航天發(fā)射場(chǎng)成功發(fā)射升空。新華社記者 楊冠宇 攝
 
  ——月背珍寶搭上“回家專(zhuān)車(chē)”。6月6日14時(shí)48分,嫦娥六號上升器成功與軌道器和返回器組合體完成月球軌道交會(huì )對接。
 
  上升器和軌道器同時(shí)在軌高速運動(dòng),軌道器必須抓住時(shí)機,捕獲并緊緊抱住上升器,完成對接。應用抱爪式對接結構,僅用21秒完成“抓牢”“抱緊”動(dòng)作,從而實(shí)現月背珍寶的“精準交接”。
 
  “嫦娥六號開(kāi)展了我國當前最為復雜的飛行控制工作,將為后續更多月球探測、深空探測任務(wù)打下技術(shù)基礎。”嫦娥六號任務(wù)總設計師胡浩說(shuō)。
 
  逐夢(mèng)深空的探月精神
 
  6月25日下午,內蒙古四子王旗阿木古朗草原,湛藍的天幕之下,一頂紅白相間的巨型降落傘緩緩落下,嫦娥六號返回器到家了!
 
  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激動(dòng)的人群中,一位白發(fā)老者引人注目。
 
  他就是主持我國月球探測運載火箭選型論證的長(cháng)征系列運載火箭高級顧問(wèn)、中國工程院院士龍樂(lè )豪。盡管已是八旬高齡,探月工程的每一次重要節點(diǎn),他仍堅持到現場(chǎng)見(jiàn)證。
 
  “17年來(lái),‘長(cháng)征’火箭以全勝成績(jì)六送‘嫦娥’飛天,靠的是自力更生、艱苦奮斗。我們還要積累經(jīng)驗、再接再厲,向下一次成功發(fā)起挑戰。”這位已經(jīng)奮戰61年的航天老兵豪情滿(mǎn)懷。
 
  作為復雜度最高、技術(shù)跨度最大的航天系統工程之一,探月工程不允許有一顆螺絲釘的閃失。20年來(lái),我國探月工程每一次突破、每一步跨越,都凝結著(zhù)數千家單位、幾萬(wàn)名科技工作者的心血和智慧。
 
 
  2024年6月25日,嫦娥六號任務(wù)圓滿(mǎn)成功后,工作人員在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合影。6月25日14時(shí)7分,嫦娥六號返回器攜帶來(lái)自月背的月球樣品安全著(zhù)陸在內蒙古四子王旗預定區域,探月工程嫦娥六號任務(wù)取得圓滿(mǎn)成功。新華社記者 金良快 攝
 
  嫦娥六號任務(wù)周期長(cháng)、風(fēng)險高、難度大,更要迎難而上。
 
  嫦娥六號研試期間,中國科學(xué)院院士、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專(zhuān)家楊孟飛幾乎全程堅守在發(fā)射場(chǎng),不時(shí)對任務(wù)試驗隊員們提出“刁鉆”問(wèn)題。
 
  “不是說(shuō)‘合格了’就萬(wàn)事大吉,對問(wèn)題要思考琢磨、深入理解。”楊孟飛常勉勵年輕人要敢于較真。
 
  總體電路是嫦娥六號軌道器的血管和神經(jīng),總體電路的“掌舵人”所明璇帶領(lǐng)團隊在發(fā)射場(chǎng)完成226個(gè)接點(diǎn)、65束電纜和11項專(zhuān)項測試,全面保障軌道器的“身體健康”。
 
  在嫦娥六號軌道器總裝任務(wù)中,“90后”技術(shù)負責人陳文成和“95后”徒弟顧偉德從零部件開(kāi)始跟產(chǎn),創(chuàng )造性實(shí)現產(chǎn)品重心前移和全周期管理,完成多項工藝改進(jìn)工作。
 
  偉大實(shí)踐催生偉大精神,偉大精神推動(dòng)偉大實(shí)踐。
 
  一代代航天人不斷刷新月球探索新高度,接續書(shū)寫(xiě)追逐夢(mèng)想、勇于探索、協(xié)同攻堅、合作共贏(yíng)的探月精神。
 
 
  2024年6月25日14時(shí)7分,嫦娥六號返回器攜帶來(lái)自月背的月球樣品安全著(zhù)陸在內蒙古四子王旗預定區域,探月工程嫦娥六號任務(wù)取得圓滿(mǎn)成功。新華社記者 貝赫 攝
 
  今天,嫦娥六號任務(wù)圓滿(mǎn)收官,月背土壤科學(xué)研究即將開(kāi)啟。一份爭分奪秒的時(shí)間表,更新了中國探月的任務(wù)書(shū)——
 
  2026年前后發(fā)射嫦娥七號,開(kāi)展月球南極環(huán)境與資源勘察;2028年前后發(fā)射嫦娥八號,開(kāi)展月球資源原位利用技術(shù)驗證;2030年前實(shí)現中國人登陸月球;2035年前建成國際月球科研站基本型……
 
  正如探月工程首任總設計師孫家棟所說(shuō):“從‘嫦娥一號’飛向月球的那一刻起,我就知道,飛向月球的大門(mén)一經(jīng)打開(kāi),深空探測的腳步就不會(huì )停止。”
  










 
(責任編輯:鄭文)
>相關(guān)新聞
  • 世界首次!嫦娥六號攜月背“土”特產(chǎn)啟程回家
  • 嫦娥六號拍攝月背“寫(xiě)真”
  • 嫦娥六號,月背著(zhù)陸!
  • 事故現場(chǎng)總體開(kāi)挖土方量超17000立方米
  • 在月背發(fā)現“天外來(lái)客”!嫦娥四號又有新成果
  • 嫦娥六號任務(wù)預計2024年前后實(shí)施 或將繼續月背征途
  •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------分隔線(xiàn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推薦內容
    熱點(diǎn)內容
    ?
    網(wǎng)站簡(jiǎn)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(wù)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(lián)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    隴ICP備13000024號-1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(wǎng)絡(luò )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    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