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望敦煌:他們定格千年璀璨

時(shí)間:2024-06-08 19:04來(lái)源:大西北網(wǎng) 作者:新華社 點(diǎn)擊: 載入中...

 
  莫高窟第217窟青綠山水。新華社發(fā)(敦煌研究院供圖)  
  
  北京外國語(yǔ)大學(xué)西校區,青蔥的樹(shù)木掩映著(zhù)幾棟頗有年代感的小樓,其中就有北外藝術(shù)研究院院長(cháng)、敦煌學(xué)專(zhuān)家寧強的住處。一進(jìn)屋,便被滿(mǎn)眼的敦煌主題畫(huà)作所震撼,仿佛身處一座居家藝術(shù)館。
  
  古色古香的茶幾上,兩個(gè)色彩鮮明、造型獨特的紙盒吸引了記者的注意。寧強笑著(zhù)拿起桌上自己最新的“研究項目”,一副小巧的撲克牌在他手上緩緩展開(kāi),牌上印的是敦煌各式飛天造型。
  
  “這是我最新設計的敦煌飛天主題撲克牌。”寧強介紹,今年3月去深圳辦畫(huà)展時(shí)受到觀(guān)眾啟發(fā),決定用更加“接地氣兒”的方式將自己鐘愛(ài)的敦煌藝術(shù)分享給更多人。
  
  精選不同的敦煌飛天造型,利用“數字敦煌”數據庫資源,翻新、修復、美化,并添加簡(jiǎn)要的時(shí)代信息和造型介紹,最后呈現在日常的撲克牌上。寧強希望用這種方式將文化遺產(chǎn)精粹融入到大眾生活中,讓敦煌文化“看得見(jiàn)、摸得著(zhù)、談?wù)摰昧?rdquo;。
  
  人在北京,心系敦煌。如何讓更多人感受到敦煌藝術(shù)的魅力是寧強多年來(lái)致力于回答的問(wèn)題。當年自四川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,醉心于敦煌文化的寧強便奔赴敦煌,師承著(zhù)名畫(huà)家、敦煌學(xué)家段文杰。
  
  自那時(shí)起,敦煌天空的澄澈藍色一直留在他心里,融入到他諸多關(guān)于敦煌遺跡的畫(huà)作中。數十年來(lái),他用畫(huà)筆和課堂講述心中的敦煌,希望敦煌璀璨的藝術(shù)文化瑰寶能夠和“敦煌藍”一樣,定格在大眾心中。
 
  
  
    1987年,時(shí)任敦煌研究院院長(cháng)段文杰(左三)向年輕大學(xué)生介紹敦煌石窟壁畫(huà)藝術(shù)。新華社記者張生貴攝
 
  將珍貴的千年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“定格”并非只是藝術(shù)家的愿景,更是一代代研究人員奮斗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。
  
  早在20世紀80年代末,時(shí)任敦煌研究院副院長(cháng)的樊錦詩(shī)便大膽構想:在文物界首開(kāi)先河,開(kāi)始莫高窟數字化實(shí)驗。那時(shí),數字化沒(méi)有任何模板和經(jīng)驗,只能一步步摸索。30多年來(lái),一批批人才投入數字化保護工作,接力跑出一條通往未來(lái)的大道。
  
  相機從膠片到數碼,團隊從十幾人到90多人,圖像精度從75DPI到150DPI、再到300DPI……設備、人才、技術(shù)不斷進(jìn)步,數字化從未停下腳步。
  
  2016年,“數字敦煌”資源庫正式上線(xiàn),敦煌研究院首次通過(guò)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+”形式,向全球免費共享敦煌石窟30個(gè)精品洞窟的高清數字化圖像及全景漫游,這是敦煌數字化進(jìn)程中的一個(gè)重要里程碑。
  
  “這樣的數據庫對藝術(shù)家來(lái)說(shuō)是一個(gè)巨大寶庫,有利于推動(dòng)中華優(yōu)秀文化的傳承與發(fā)展,為敦煌藝術(shù)的再創(chuàng )作和民族文化創(chuàng )新奠定了良好基礎。”寧強說(shuō)。
  
  如今,接力棒傳到“80后”敦煌研究院文物數字化研究所所長(cháng)俞天秀手中。截至目前,他們已完成敦煌石窟290個(gè)洞窟的壁畫(huà)數字化采集、180個(gè)洞窟的圖像拼接處理、162個(gè)洞窟的全景漫游節目制作、7處大遺址三維重建、45身彩塑的三維重建、5萬(wàn)張歷史檔案底片的數字化掃描工作,形成海量數字資源。
  

  
    2023年12月9日,觀(guān)眾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參觀(guān)“華彩萬(wàn)象——石窟藝術(shù)沉浸體驗”。新華社記者金良快攝
 
  未來(lái)之路,任重道遠。俞天秀介紹,莫高窟有壁畫(huà)彩塑的洞窟有400多個(gè),以現在一年20至30個(gè)的采集速度,全部完成還需多年。此外,在做好莫高窟數字化的基礎上,還要給其他文物數字化做技術(shù)支撐,以使文化瑰寶的資料永久保存,盡早留下文化遺產(chǎn)最美的面貌。
  
  “永久保存、永續利用”是敦煌數字化工作的宗旨。如何做到?俞天秀說(shuō),唯有“堅持”二字。從事數字化工作近20年,“事兒要堅持,業(yè)務(wù)技術(shù)也要堅持,不能猴子掰玉米”。
  
  2022年,全球首個(gè)基于區塊鏈的數字文化遺產(chǎn)開(kāi)放共享平臺“數字敦煌·開(kāi)放素材庫”上線(xiàn),來(lái)自莫高窟等石窟遺址及藏經(jīng)洞文獻的21類(lèi)壁畫(huà)專(zhuān)題、6500余份高清數字資源檔案向全球開(kāi)放。2023年,敦煌研究院和騰訊聯(lián)合打造的全球首個(gè)超時(shí)空參與式博物館“數字藏經(jīng)洞”上線(xiàn)……未來(lái),俞天秀希望在數據庫圖文解讀、智能化推薦、外文版本等方面多下功夫。
  
  “我相信年輕人會(huì )繼承老一輩創(chuàng )立的‘堅守大漠、甘于奉獻、勇于擔當、開(kāi)拓進(jìn)取’的莫高窟精神,為人類(lèi)的文化遺產(chǎn)保護弘揚作出更大的貢獻。”樊錦詩(shī)說(shuō)。
  
  
    2023年4月25日,敦煌研究院文物數字化保護團隊創(chuàng )意營(yíng)銷(xiāo)人員廖雪婷從一幅高保真復制壁畫(huà)前走過(guò)。新華社記者陳斌攝
 
  而對于甘肅省敦煌研究院文化弘揚部副部長(cháng)宋淑霞來(lái)說(shuō),留住敦煌千年文化,有更直接的方式——講解。
  
  最開(kāi)始當講解員時(shí),條件還十分艱苦。當年,山上沒(méi)地方洗澡,需要坐通勤車(chē)到市里的公共澡堂洗;也沒(méi)有電話(huà),只能去市里打電話(huà)寫(xiě)信。“當時(shí)我媽跟我來(lái)了,看了工作的地方,不愿意讓我留下。”宋淑霞說(shuō)。
  
  “當時(shí)也沒(méi)想過(guò)扎根一輩子。”宋淑霞說(shuō),但是待過(guò)一兩年,“就舍不得了”。
  
  為什么講解員能干一輩子?宋淑霞說(shuō),不止是國家政策和研究院的支持,更是心底被敦煌文化的魅力所震撼。敦煌文化是世界現存規模最大、延續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、內容最豐富、保存最完整的藝術(shù)寶庫。能夠講清楚莫高窟中的幾個(gè)洞窟,都需要長(cháng)久的積累和調研。
  
  近年來(lái),研究院打造了“莫高學(xué)堂”研學(xué)品牌,將資深講解員的深厚積淀轉化為豐富課程,吸引了一批批“心在敦煌”的人。
  
  弦歌不輟,薪火相傳。一代代人將青春獻給敦煌,讓千年璀璨文化點(diǎn)亮人生。“希望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走出去、留下來(lái)。”宋淑霞說(shuō)。新華社記者賀小童、張玉潔
    









 
(責任編輯:鄭文)
>相關(guān)新聞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(xiàn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薦內容
熱點(diǎn)內容
?
網(wǎng)站簡(jiǎn)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(wù)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(lián)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隴ICP備13000024號-1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(wǎng)絡(luò )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